农夫山泉赴港上市的背后

2020-05-13 18:29大豫创业者
 
二维码
3761

1.jpeg

4月29日,万泰生物正式挂牌上交所,值得注意的是其实控人钟睒睒名下的另一家企业农夫山泉,也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申请书。

根据港交所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农夫山泉在IPO前夕突击分红。2019年,公司向股东派付股息95.98亿元。其中,钟睒睒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87.4%的股份,理论上按照股权比例来算,钟睒睒获得近83亿。2020年3月,再次宣布派发股息9亿元,已于4月支付完毕。

另一方面,公司在2019年还有大笔借债。流动负债方面,计息负债从2018年末的0飙升至2020年3月31日的22.5亿元。

一边分红,一边借债,同时筹谋上市,农夫山泉上市的目的不禁令人怀疑。

3.png

2012年至2019年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的领导地位。以2019年零售额计,其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均居于中国市场前三位。

农夫山泉商品品类分为包装饮用水产品、茶饮料产品、功能饮料产品和果汁饮料产品,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收益复合年增长率分别为19.1%、9.9%、13.5%及25.5%。

在2017年,钟睒睒谈起公司上市规划时也曾表示,“资本市场讲究需求与被需求,农夫山泉现在没需求,因此不需要上市。”然而时隔三年,农夫山泉怎么又需要上市了呢?

招股书显示,这次募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主要用于持续进行品牌建设、稳步提升分销广度和单店销售额、进一步扩大产能、加大对基础能力建设的投入以及探索海外市场机会。

但是扩大生产、补充流动资金的理由没能说服众多的投资人,主要原因在于申请书提交前夕,农夫山泉突击分红。2019年这笔分红,导致农夫山泉结构性存款由2018年末的36亿元减少至2019年末的2亿元,到了2020年3月31日的时候已经为0。此外,相较于2018年末,2019年末公司现金及银行结余减少了6.81亿元。

2.jpg

与此同时,农夫山泉在2019年还增加了大笔借债。

招股书显示,流动负债方面,计息负债从2018年末的0飙升至2020年3月31日的22.5亿元。农夫山泉财务费用从2018年的400万大幅增长至2019年1600万,主要是也因为计息借贷的利息开支飙升。

业内人士分析称,农夫山泉业绩好,现金流稳,为何不到A股上市,唯一解释是在港上市能够名正言顺使资金从国内调出国外。此外2017年、2018年派息只有3.6亿元,2019年派息突然大增至95亿元,比10亿美元的集资金额大很多,这很明显不符合上市发展的基本逻辑。

赴港上市的农夫山泉能否成功结果还未可知,但不可否认的是突击分红为其上市带来了负面的影响。

尾图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