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外卖与与餐饮商家的那些矛盾

2020-04-18 17:50大豫创业者
 
二维码
4088

2.jpg

从2月中旬起,美团外卖陆续收到了多个省份相关餐饮协会的“交涉函”,控诉要点围绕降低佣金和取消独家合作。

交涉函的背后,佣金高低、垄断与否,这些几乎都是疫情发生后被放大的矛盾,但真正的原因并没有那么简单。在疫情出现之前, 大多数餐饮连锁品牌为会把外卖占比控制在30%以内,相当于是在辅助性的配角的位置上,但疫情出现后,外卖从配角一下翻身成了主角。

疫情出现后,堂食受限,外卖对于餐饮行业的意义也和从前发生了变化,从贴钱做广告变成了靠外卖挣钱,整个餐饮行业开始做外卖,这使得本就不大的外卖市场变得更加“狼多肉少”。

在多地相关餐饮单位的轮番声讨持续了2个月后,美团在4月13日终于做出了回应:每单利润不到两毛钱,佣金收入的八成均为骑手成本。

4.jpg

据悉,佣金比例和商家规模大小、是否签订独家协议以及所在地域有关,美团的佣金费率在疫情前后均比饿了么稍高3-5个点。另外有商家称,在美团外卖上的佣金费率超过25%。这些商家多为中小商家,对外卖平台依赖性较大。一些拥有门店流量的品牌商家才能具备一定的议价能力,佣金多数低于18%。

对于商家来说,除了佣金费率之外,想要在美团外卖上获取更多流量,还需要为其他收费项目买单。除配送服务外,广告位和排名就是美团提供的另一项付费服务。美团手里控制着商家外卖端的流量入口,负责筛选信息、展示信息给C端用户,购买排名后,单日的订单有时可增加一倍。

尽管这是一项自愿服务,但疫情期间,在外卖成商家主要来源的背景下,流量变成了一种刚需服务,这意味着外卖平台的流量更加值钱。

美团外卖与餐饮商家的矛盾,除了抽佣外,还在于平台“二选一”的操作。

3.jpg

美团背后的底气是自己的市场份额。据《2019年Q3中国外卖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美团外卖交易额占比达到65.8%,远超饿了么。市场份额之外,与饿了么相比,美团外卖的配送能力更优,相应的,饿了么的佣金也更低。

外卖平台上的参与者主要为商户、骑手和用户。早期为了扩大市场,外卖平台对三方同时补贴。市场格局基本形成后,外卖平台不断提高佣金,在疫情之下,更加激化了和商家之间的矛盾。

当大规模补贴的红利期不复存在时,接受合适的利润空间和优化成本结构,需要商家和平台一起努力。

尾图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