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快手高压之下,传统直播平台的突围

2020-04-17 17:10大豫创业者
 
二维码
3708

1.jpg

在抖音、快手爆火之前,在直播领域里主要还有斗鱼、映客、虎牙陌陌等平台,但是随着抖音、快手、B站等新兴平台的崛起,传统直播平台面临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

对于直播领域来说,抖音直播与火山直播的合并,以及B站不断加码的直播业务,无疑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将新平台与传统直播平台的流量差距拉得更大了。 在此之后,新平台步步紧逼,而传统直播平台的流量却已经见顶。

近期,不少传统直播平台陆续发了2019年年报。从年报数据中,可以看出各家平台的总营收增速直和播营收增速都开始放缓,甚至有个别平台的两项指标都出现了负数。这意味着无论是游戏直播还是秀场直播,传统直播平台的流量已基本接近天花板,拓展新的流量渠道成了亟待解决的问题。

2.jpg

在这样的背景下,斗鱼开始号召旗下主播做电商带货,陌陌旗下的探探也开始招募直播公会,映客则并购了年轻社交平台积目。各家传统平台都希望能找到一条除了直播之外的新路,但最后究竟能不能闯出去还需要看各自的本事。

在想要闯出去的这条路上,熊猫直播申请破产清算,闯关失败,使得游戏直播的牌桌上只剩下斗鱼跟虎牙两家上市公司。2019年,虎牙和斗鱼在传统直播领域内,对于用户增长、付费开发上各显神通。至此,游戏直播领域的战斗算是基本结束了。

除了游戏领域以外,各家传统平台的其他直播的流量也基本见顶,尤其是早期的直播平台。就连已上市的映客,其情况也不容乐观。从2019年财报上来看,映客毛利同比下降31.9%,净利润同比下降95.2%。映客解释净利润下滑主要是直播行业竞争的加剧引起的。

3.jpg

2016年千播大战被称为是直播领域的第一次爆发,抖音、快手、B站不断入局的2020年就是直播领域的第二次较量。而疫情的出现又加速了直播平台的战局,新平台陆续公布了新的直播公会分成政策,利益上的分配往往决定着平台重心以及战略的倾斜。

传统直播平台要想闯出去,除了海外市场,社交成了其瞄准的又一版块。其中,虎牙上线了体育、美食、音乐、二次元等新版块,斗鱼则是将新增长的目光投向了云游戏和电商带货。

在经过多年的秀场直播与游戏直播的混战、厮杀后,属于“直播”的竞争终于要落下帷幕,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的竞争,是腾讯、字节跳动等巨头对流量以及全球化布局的争夺。

尾图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