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的“想象力消费”

2020-04-10 16:22大豫创业者
 
二维码
3501

u=3057964835,317215615&fm=26&gp=0.jpg

新世纪以来,艺术、媒介、文化发生剧烈变化。这些变化无论是深度还是广度都极为强劲。其中,最大、最根本的变化应该为:互联网成为我们的生活现实,成为我们身体的延伸或浸泡,更成为我们的“脑神经”。这是一个互联网改变一切的时代。网络以一种独立的姿态超越于现实世界,或者说自成一个世界。这个新世界全面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思维与想象。网络介入电影,也极大地改变了电影的生产方式、艺术风格、美学形态、创作思维和传播方式,并对经典电影造成了强劲的甚至可能是颠覆性的冲击。

所谓的想象力消费,指受众(包括读者、观众、用户、玩家)对于充满想象力的艺术作品的艺术欣赏和文化消费。笔者在谈到以《九层妖塔》为代表的玄幻类电影时,提出“想象力消费”的概念,认为这类电影表征了“一种新的文化症候。

u=1539991722,489605724&fm=26&gp=0.jpg

它顺应的是互联网哺育的一代青年人的消费需求,是在玄幻类、奇幻类电影缺失,以及在儒家传统文化以及现实主义创作制约下的背景中产生的——数字技术与互联网催生了一代人的想象与消费,可以无中生有,可以跟现实没有关联——这是一种想象力的消费”。

显然,这种消费不同于人们对现实主义作品的消费,我们也不能以“认识社会”这样的功能来衡量此类作品。互联网时代,这种“狭义的想象力消费”主要指青少年受众对于超现实的玄幻、科幻魔幻类作品的消费能力和消费需求。

约翰- 费斯克曾经提出著名的“两种经济”的理论,认为文化产品可以在两种不同的经济,即金融经济和文化经济中同时流通。金融经济流通的是财富,而文化经济则流通着意义、快感和社会认同。在文化经济中,受众可以成为意义生产和消费的主体。

借用这一理论,我们也可以说,“想象力消费”既是一种艺术审美消费,又是一种经济消费,因而是一种重要的国民文化经济消费。想象力消费的主体——青少年受众群体在消费情感、想象和金融经济(创造票房)的同时,还生产、流通着属于他们的青年亚文化、青年意识形态。

下载.jpg

当然,2019 年春节档的《流浪地球》似乎打破了这一魔咒。以《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为代表,

掀起了一个科幻电影热潮,2019 年也由此被称为“中国科幻电影元年”。当然,是否为“科幻电影元年”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电影中的“带着地球流浪”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想象力。这种想象力的表达和受到的热烈欢迎也许预示了属于青少年受众的“想象力消费”时代的到来。

当下,电影观众的构成正在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观众的年轻化趋势极为明显。在互联网多媒体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时代,与一个“拟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

媒介现实的变革所达成的互联网思维也会体现在他们的电影思维中。在笔者看来,他们所喜爱的玄幻、魔幻、科幻等“幻想类”电影,具有数字化思维特点的“谜题电影”“高智商电影”“脑神经电影”“数据库电影”等等,都体现了作为“网生代”的电影思维特点,透露着年轻一代呼唤电影新体验、新美学、 新文化的审美渴望。

尾图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