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持久战”之移动支付之战

2020-03-29 16:15大豫创业者
 
二维码
4212

timg (4).jpg

自2013年以来,我国的第三方支付格局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微信支付诞生之前,支付宝可谓是一家独大,无论是在线上还是线下,其渗透率均为业界领先,随后微信支付耗时一年多,终于打开了新的局面,此后又用了三年多取得了与支付宝分庭抗礼的地位。

微信支付的成功,首先在于其拥有绝对的流量优势:拥有10亿MAU、8亿DAU和极高的用户黏性。更重要的一点是,微信的用户时长明显较长,所以用户体验要高于支付宝。

其次,在于微信选择了合适的进攻策略,将目光瞄准了线下扫码支付。小额高频支付是微信的强项,而支付宝在部署二维码方面又稍微慢了几个季度。移动支付越是下沉,微信支付的天然优势就越大。虽然微信缺乏强大的地推能力,但是依靠区域合作伙伴也能达到较好的推广效果。

timg (3).jpg

此外,微信团队通过微信群红包诱使用户绑卡,打开最艰难的第一步;通过公众号、小程序等为商家接入客户服务和商品展示功能,形成交易闭环;会员卡包等功能日益强大。腾讯投资的美团、滴滴、58同城等一批O2O公司,也为微信支付带来了宝贵的支付场景。

从支付宝方面来看,蚂蚁金服拥有大量利润丰厚的理财业务,且与各类金融机构拥有长期密切的合作关系。此外,蚂蚁金服与阿里巴巴电商及O2O业务具有紧密的联系。

到了2020年后,微信支付和支付宝面临的战略态势是:微信在支付尤其是小额支付领域占据优势,但是在理财、贷款等高利润业务上很欠缺;支付宝在理财、贷款等高利润业务上占据优势,但是在支付尤其是小额支付领域逐渐落后了。总而言之:支付宝的软肋在于流量和用户习惯,而微信支付的软肋则在于流量的货币化。

而双方的目标是让移动支付业务既成为流量担当,又成为收入和利润引擎。

timg (1).jpg

在这样的背景下,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先后进行了升级或功能更新。支付宝全面向本地生活服务升级,与饿了么、口碑、飞猪、淘票票等的协同性大幅提高;微信支付则开始了“分付”功能的灰度测试,其功能类似于蚂蚁金服的花呗分期。

事实上,无论对阿里系还是腾讯系而言,与移动支付相关的O2O业务都是比较“痛苦”的。因为O2O是一个高度依赖执行力、规模效应来的很慢、稳定状态的利润率可能比较微薄的行业。

阿里系的想法是将这个行业予以改造、在体内发展并与传统业务融合;腾讯系的想法是通过一系列的“代理人”去进攻这个行业。所以,O2O业务对阿里的财务压力更大一些。

围绕移动支付进行的争夺战,是腾讯与阿里两大互联网体系的一场大规模的正面交战。移动支付极大地促进了社会运转的效率,无论谁最终赢得移动支付之战,对于社会来说都是具有正向作用的。

尾图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