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外卖涨佣,外卖行业收割变现为时尚早

2020-03-11 11:34大豫创业者
 
二维码
4208

timg (2).jpg

疫情期间,外卖成为了餐饮行业的救命神药。然而那些试图从线下转移到线上的商家们却发现,外卖的生意其实并不好做。

佣金费率过高一直以来都是外卖最大的难点。而佣金费率的高低,跟外卖业务的生死线直接挂钩,平台每提高一个点,就意味着商家的收入要减少一个点。

2019年年底,便有一些商家接到美团外卖的通知,要将其佣金从原先的16%提高到21%。按照此佣金率,一些商家几乎无利可赚。

随后,有商家举报,美团外卖存在突然提高佣金、垄断经营及不正当竞争两方面问题。四川、河北等地的多家协会纷纷公开呼吁美团等外卖平台降低佣金。

对于商家的举报,美团并未作出回应。今年2月底,美团宣布将为武汉外卖商户免除1个月佣金、延长2个月年费的政策时间,又延长了1个月,并将范围扩大至湖北省。

一边是不断提高的佣金率,一边是美团依然亏损的营业收入。从2013年至今,美团外卖已经连续亏损了五年,直到2019年Q2,才开始在经营层面扭亏为盈。然而盈利不到半年,就遇上了疫情,这使得美团外卖或将再次陷入亏损的境地。

timg (3).jpg

围绕佣金这件事,美团外卖正面临着两难的局面。

据悉,美团的抽佣分为流水抽佣和菜品抽佣,也可以分为应收抽佣和实付抽佣。抽佣方法大同小异,都是乘以一个固定的费率。而关键的问题在于,佣金费率正逐年上涨。从最初的8%到现在部分地区高达20%,美团外卖的佣金费率,已经触达到一些中小商户的盈亏线。

佣金费率上涨并不是全部,美团外卖的收费的项目也在增加。2019年下半年,美团的年度活跃商家数量高达590万,日订单量超3000万单。在如此大的体量下,抽取佣金已不再是平台唯一的变现方式。除佣金外,以配送、营销、数据等为代表的增值服务被打包,平台衍生出了更多的变现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餐饮外卖、到店酒旅、单车等新业务,是美团的三大业务板块。其中外卖是基本板块,贡献了超50%的GMV和营收。但是外卖业务同时也是长期亏损的业务,而其中,骑手是最大的成本要素。

从2015年到2018年,美团每年向骑手支付的费用分别为2.8亿、51.4亿、183.2亿、305.2亿,其中基本都是支付给美团专送,少部分是支付给外包劳务。目前,美团外卖平台上活跃着超过300万骑手,疫情期间,美团外卖配送平台又新招聘7.5万骑手。

timg (1).jpg

美团自建配送体系,在保障了美团外卖的配送效率和服务体验的同时,却也成为最大的成本项,拖累了整体的财报利润。

专业人士对此表示,外卖行业目前还未到收割变现的时候。一是平台对商家的数字化改造还存在着巨大的空间,二是行业内的竞争仍然处于白热化。

但是不管怎么说,疫情的出现促使餐饮商家更加重视线上运营、产品质量、服务品质。而这些因素,都将成为新一轮的外卖行业竞争的基础。

ABUIABACGAAggcac7AUo5-b5yQIwsBM42iw.jpg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