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过后,知识付费的路该怎么走

2019-09-09 11:34大豫创业者
 
二维码
5531

timg (1).jpg

2013年罗辑思维推出付费会员制;2015年12月罗辑思维推出“得到”APP;2016年3月千聊上线,2016年4月,知乎发布值乎,2016年5月,知乎live和“分答”上线,2016年6月,喜马拉雅FM进行内容付费试水,2016年10月,蜻蜓FM上线付费专栏,2016年底,小鹅通成立;2017年2月,36氪媒体付费专栏“开氪”上线,2017年3月,豆瓣时间上线;2018年“好好学习”APP上线。

从上面知识付费产生的记录中不难看出为什么2016年被称为是知识付费元年。2019年,是知识付费问世的第四年,9月6日,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举办了以“探索•破局”为主题的2019年度知识服务的行业峰会,主要围绕“知识服务行业的天花板”进行了交流。

在知识付费刚进入人们的视野时,有人说知识付费的出现能够解决人们的焦虑感,因为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知识的更新速度也越来越快,人们对于自我知识积累的不足而产业的焦虑会越来越严重,而当知识付费产品出现后,这种便捷会让人们觉得觉得获取知识的渠道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从而通过购买付费知识以期提升自己,从而缓解内心的焦虑。

需要注意的是缓解焦虑只是知识付费的一个作用,而不是它产生的根本原因。探究知识付费产生的背景,首先,我们可以发现近年来各类视频网站推出的会员制、音乐媒体平台推出的数字专辑、网络书籍和网络漫画的付费观看,这些随着受众市场受教育程度的提升,已逐渐被人们接受和认可,从侧面上反映了人们的版权意识越来越清晰,这也为知识付费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其次,根据马斯洛的需求理论,当人们的基本需求已经满足后会追求更高层次的需求。当吃饭穿衣的需求已不再是首要考量的因素后,精神层面的匮乏会引导人们来进行精神上和自我认知上的提升。

但是正如大会上华盖资本的张生太先生所说,知识付费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挑战:知识创业者。太过于依赖高精尖人才的话,一旦来自这些人群的创作枯竭,知识付费可能会面临被时代淘汰的风险。

经过4年的征途,知识付费在迎来巅峰之后的路该怎么走?

张生太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要坚持知识付费的用户思维,实现真正为用户创造价值的目标。在发展形式上,客户群细分、下沉市场、会员制等等,这些都不失为一种选择与尝试。

2019年,知识付费行业也迎来了新一轮的洗牌,这对于知识付费来说,可能是它转型升级的契机,也可能是挑战。毋庸置疑的是在知识服务成为互联网内容新切入口的未来,知识付费依然是知识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