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集团收关注函:埋雷到爆雷,冯鑫和暴风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2019-09-03 16:53大豫创业者
 
二维码
4207

timg (2).jpg

2019年7月28日,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9月2日,据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消息,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冯鑫批准逮捕。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冯鑫的话,最贴切的应该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2015年3月,创业十载的冯鑫终于迎来了一个喜讯:暴风科技正式登陆创业板。更让人惊讶的是股票的最初发行价为7.24元,但是接下来股价连续28个一字涨停板,股价一度达到了327.01元,涨了44倍之多,而持有暴风科技21.3%股份的冯鑫作为第一大股东,身价一跃已超100亿。在上市的现场,冯鑫曾说:“暴风会展开新的未来,让暴风享受A股,让A股享受暴风。”时间一晃到了2019年,从当初的“起高楼”到现在“楼塌了”,也才不过仅仅四年的时间。在这四年的时间里,为什么说是从埋雷到爆雷,冯鑫和暴风到底做了什么?

债务地雷,埋下祸根

时间回到2016年,冯鑫想要收购欧洲版权代理公司MP&Silva,但由于缺乏资金,于是和光大浸辉联合,成立了浸鑫基金,浸鑫和暴风约定,一年半内暴风上市公司接手MP&Silva,浸鑫基金则自行退出,通过银行、信托、和理财机构最终募集了55亿的资金。各方之所以敢投,主要的原因是有上市公司托底,其次当时MP&Silva估值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而光大和暴风在基金中占比不大,主要出资的LP招商财富掏了28亿,暴风科技只占了2亿,但是2016年证监会突然叫停跨界定增,因此造成银行、信托和理财机构彻底变成了股东,更不幸的是在2018年,MP&Silva由于经营不善宣告破产,这些直接导致优先级合伙人作为债权人,要优先收回投资,但是覆水难收,作为签订了“差额补足”的债务兜底协议的光大,不得不偿还远高于自身投资额的债务。

但是暴风和冯鑫才是这笔巨额债务的最大责任人。冯鑫旗下子公司暴风投资作为普通合伙人,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光大称,自己之所以兜底债务是建立在暴风集团承诺回购MP&Silva股权的基础上,但暴风集团及冯鑫尚未履行回购义务。暴风集团和冯鑫都无力偿债: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的上市公司股票,早已经全数被质押或冻结。从一开始,这就是一起不被看好的收购案,但冯鑫还是做了。根据公告,暴风在这笔交易上的权益性减值金额为1.4亿,还有4800万的坏账损失,此外冯鑫已经将自己的1800多万股暴风集团股票质押给浸鑫基金优先合伙人招商资管。

跟风投资,昔日“妖股”今日举步维艰

暴风上市四年期间,前后曾提出过三次定向增发融资计划,但都未果,增发上的失利使得暴风不得不以产业基金的方式做投资。从2015年底开始,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暴风参与的产业基金不胜其数。其中就有类似浸鑫基金这样以小博大的性基金。据了解,暴风通过各种基金募集的资金额度大约在80亿。

四年时间,暴风已经从风光不再。在A股牛市疯长的大背景下,上市两个月,暴风市值暴涨十倍,市值暴涨的背后,是还没有沉淀下来的企业资历,是被冲昏头脑的战略和决策。暴风市值暴涨后,冯鑫开始了自己的投资,从影视到体育,从体育到VR,从VR再到TV,最终的结果是暴风产生了几亿的重大资产减值。

随着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犯罪嫌疑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批准逮捕,暴风集团收关注函,已经千疮百孔的暴风未来结局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股民应该还是逃不过被割韭菜的命运。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