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昔日的独角兽,打破了在硅谷“快速失败”的传言

2019-07-09 17:05神译局
 
二维码
9744

编者按:“快速失败,频频失败”是硅谷早期最广为认可的流行语。在众多初创企业排队IPO的时候,昔日风光的硅谷独角兽企业Evernote,却完全没有任何准备IPO的迹象。Evernote真的如外界报道的那样,未来发展非常不确定吗?这篇翻译自《纽约时报》的文章,原标题是A Unicorn Lost in the Valley, Evernote Blows Up the ‘Fail Fast’ Gospel,作者Erin Griffith在文中指出,Evernote通过打破硅谷“快速失败”的传言,向外界传达出一条信息:这个昔日独角兽,并不会轻易地“倒下”。

20190709


图片来源:Evernote

去年底刚上任的Evernote首席执行官伊恩·斯莫尔(Ian Small),在向我递送几双袜子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笑容。

这些袜子看起来非常有特色,小腿部分的颜色是黑色,脚掌脚背部分是黑色、绿色和灰色相衬的条纹,而脚趾、脚跟以及脚颈部分的天蓝色也显得非常搭配。

袜子的整体质量上等,针织方式是日式的,线条紧凑而富有弹性,而且仅含1%的聚氨酯成分。袜子的宣传广告语,更是疯狂地宣称“其可以在保护您双脚的同时,让你不失一丝时髦气息”,这也和Evernote核心效率工具的设计原则相呼应。

这些袜子,是斯莫尔从Evernote位于加州雷德伍德城(Redwood City)的总部取回来的。这款流行的笔记应用背后的所有程序员,都基本上在总部办公。

在几年前Evernote发展到巅峰时,曾雄心勃勃地宣称,其将从软件开发领域跨界至生活方式领域,并开始销售袜子以及其它“满足用户需求、提高用户效率的别致产品”,包括高端扫描仪,以及和法国时尚品牌Côte&Ciel联合推出的背包等产品。

Evernote甚至还在总部大楼的一楼大厅开了一家实体店,让热爱Evernote的忠实粉丝也终于可以经常去其那里发现自己喜爱的产品。

当然,这些都是很早之前Evernote还处于创业起步阶段的故事了。

当我今年五月去拜访斯莫尔的时候,总部大楼里曾经满是品牌商品的货架如今却空空如也。不过,那里仍然保留着一面专门用来存放各种年代已久的奖杯墙。墙体的背后,在用Evernote浅绿色主色调喷涂的薄油漆下面,依稀还能看见一副展望该店铺宏伟远景的壁画。

斯莫尔对这件事看得特别开。“我们非常珍惜过去的历史。”他称。

20190709

图片来源:Jim Wilson/The New York Times

作为初创型企业,Evernote曾取得了骄人的发展。在2004年成立之初,其是第一批转型往智能手机领域拓展的创业公司。有不少人都认为,Evernote如果可以IPO(首次公开募股)的话,一定会取得巨大成功。

然而,Evernote却轮换了四位首席执行官,发起了几次裁员,关闭了三个办公室,另外还终止了无数个孵化项目,其中还牵连到了日本制造的时尚袜子。

去年九月,Evernote多位C系高管同事离职,不少科技媒体还称Evernote已经处于“死亡漩涡”之中。

在职场通讯应用Slack、图片分享社交网站Pinterest、视频会议创业公司Zoom、网约车巨头Uber和Lyft等众多估值上百亿美元的初创企业排队IPO时,却不见任何Evernote准备IPO的消息。

那些还在发展中的初创企业成就了数百位百万富翁,也造就了科技领域新一批半退休状态的千禧一代。而这个时期,对去年十月接任首席执行官的不爱出风头的斯莫尔来说,其正在领导Evernote跨过艰难转折点。

在硅谷,大多数企业都可能无法最终走到IPO或者被兼并收购的那一步,这不仅仅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更是大家都愿意接受的事实。

“快速失败,频频失败(Fail fast, fail often)”是硅谷早期最广为认可的流行语。这句话也暗示出,无论是企业家,还是初创企业,失败也并没有任何可耻。即便失败过后,仍然可以继续高效地投身至其它有前途的商业模式之中。

但Evernote的挣扎,仿佛揭示出一个更严酷的事实,即对于有一定规模的初创企业而言,要想立马失败也好像不太现实。

通常,在早期开始出现增速放缓现象后,初创企业会经过若干错误抉择阶段,并且遭到各种负面评价,直到进入一个增长缓慢且很难翻身的阶段,而这个阶段可能会持续数年。

不过,在旧金山以及周边地区,似乎没人愿意谈论初创企业陷入困境这件事。一旦风险投资者向初创企业注入大量资金后,如果这些企业发展到举步维艰的地步,投资者宁愿让它们在接下来数年之中保持挣扎状态,并寄希望于中途创造可能性并不大的再次辉煌。

“这些投资者并不是想看到这种无增无减的结果,或者稍微有一点增长或减缓发展的结果,”知名律师事务所Lowenstein Sandler的破产律师杰弗雷·科恩(Jeffrey Cohen)说,“他们宁愿放长线钓大鱼。”

对新一代创业公司而言,特别是那些市值超过10亿美元、被称作行业“独角兽”的那些企业,这个问题似乎是很难回避的现实。

对刚刚起步、发展势态还算良好的初创公司而言,获得投资者更多的资金投入,成为行业中的领先佼佼者,似乎可以向客户、公司员工甚至全世界的人证明一个事实,即它们在行业中的发展所向披靡,必将取得辉煌的成绩。

在它们眼中,它们非常特别、规模也非常大,而且估值非常高,因此,“失败”这个词不可能存在它们的字典中。

然而,大多数将目标估值锁定在上亿美元的公司,如今却都陷入一种困局,并努力不辜负世人的期望,尝试实现那些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20190709

菲尔·利宾(Phil Libin)。图片来源:Clodagh Kilcoyne/Getty Images

“记录点点滴滴(Remember Everything)”,是Evernote的宣传口号之一。自创立以来,Evernote从最初简简单单的笔记应用,一路高歌,持续发展并取得了骄人的发展。

许多求职者都希望能在Evernote工作。曾经还有一位名叫程凯伦(音译)的设计师,她甚至在求职信中附带了一个自己录制并精心制作的申请视频。在这个视频中,她唱了一首自己原创的主题为梦想在Evernote工作的歌曲。

而对于已经入职Evernote的员工来讲,他们觉得能获得这样的工作机会,就好像是在“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选秀节目中获得第一名一样。

2012年,Evernote发展成为了一家独角兽企业。次年,其作风高调的首席执行官菲尔·利宾(Phil Libin)宣称,Evernote将致力于成为“人们思维中的耐克”。

对Evernote而言,把募集而来的上亿资金用来拓展至各个领域,似乎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除了其推出的旗舰款笔记应用之外,Evernote还曾推出过聊天应用、食谱应用、联系人管理应用以及识字卡片应用等。它也为合作伙伴和用户群体举办过精心策划的会议。

此外,它也曾强势进军电子商务领域,并销售过和Moleskine联名推出的零售价为32.95美元(合约227元人民币)的智能笔记本。它还曾携手报事贴(Post-it)制造商3M公司,共同推出过电子便利贴功能。

Evernote在当年就已经有1.5亿注册用户。在利宾眼中,他要把Evernote打造成为一个百年历史的创业公司。

然而,当Evernote在2015年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公司董事会撤掉了利宾的首席执行官一职,并委派前谷歌高管聂坤瑞(Chris O’Neill)接任该职位。

“新官上任”的聂坤瑞,大刀阔斧地展开了一系列调整动作,包括裁员、砍掉部分孵化项目、取消每周一次的员工日式料理以及免费办公室清洁服务等员工福利、关闭了位于中国台湾、新加坡和莫斯科的3个办公室,同时还大幅提高了Evernote订阅账户的基本费率。

这一系列调整策略,主要目的在于将Evernote业务重新聚焦在核心软件上,并且与行业其他竞争者展开有力的竞争。

然而,据Evernote某前任雇员称,Evernote的产品却缺乏核心特色功能,而且在Windows、iOS以及Android等不同系统上的不同版本又导致了不顺畅的跨平台跨设备协作。

此外,据两位非常了解Evernote的人士称,Evernote在商务产品领域的销售额,从来没有超过其整体营收的15%。

Evernote内部员工还传闻称,公司可能会被微软或谷歌收购。各种团队会议中,也总是会充斥着类似不安的气氛。“不过,大家整体上都认为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也不一定会成功。”某位Evernote前雇员透露称。

20190709

聂坤瑞(Chris O’Neill)。图片来源:Jason LeCras/The New York Times

众口难调,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无论事态发展到多么难堪的局面,初创公司基本上都不愿放弃承认其希望保持永久出彩的想法。

但在2018年夏秋季时,Evernote四位高管陆续离职。随后八月份的一篇《纽约时报》文章更是讲述了聂坤瑞如何通过健身保持工作与生活的平衡。然而文章发布不久后,Evernote就宣称聂坤瑞将离职,而斯莫尔将接任这一职位。

斯莫尔上任几个月后,面对各种怒气冲冲的留言板信息以及“死亡漩涡”的头版文章,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忍气吞声下去。

于是,今年1月,他出乎意料地针对Evernote的用户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

在文章中,他写道,Evernote的基础也许并不牢固,而且其推出的产品也存在不少漏洞和功能缺失。他称,如果要真正地解决所有的问题,也许要耗费今年大部分时间,而且毫无疑问的是,因为众口难调,所以最后无论结局如何,都肯定会有人失望。

他称,对于文章中透露出的个人坦率态度,用户的大致反馈主要有乐观和怀疑两种态度。

“如今我们敢说真话(这些都是用户早已知道的事实),这正是我们在改变的真实写照。”斯莫尔说。

针对这些现存的漏洞,斯莫尔还要想办法招募工程师来解决这些问题。在人员招募以及薪资待遇发放等方面,受人追捧的创业公司总是非常慷慨大方。而且如果发展势头非常好的话,它们还可以不断地进行下一轮融资。

然而,Evernote却有着不同而且更加成熟的目标:其希望可以在今年实现正现金流,并且争取实现1亿美元的年营收目标。

“我们过去总是在不停地调整,”斯莫尔说,“但如果总是在调整的话,这其实并不是健康的商业模式。”

对于初创企业的创始人和高管而言,甚至对于因可能属实的夸张宣传而名利双收的人来说,这种受资本助推的超速发展模式,越来越受到众人的反感。而真正导致这些不实宣传甚至估值泡沫的“罪魁祸首”,人们则普遍倾向于认定是媒体、投资者或者说是整个硅谷。

毫无疑问的是,如果换做是其他背景,像Evernote这样的公司其实可以算作是成功了的,而不是一个颇有警示意味的曾经风光的独角兽企业。

“对于许多硅谷以外的企业而言,它们都非常羡慕Evernote的核心业务,”Evernote前任首席财务官文森特·图兰(Vincent Toolan)称,“但问题是,Evernote却就在硅谷。”

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合伙人、Evernote董事会成员罗伊洛夫·博塔(Roelof Botha)完全不认同评论Evernote处于摇摆不定的质疑声音。相反,他倒是对Evernote未来的发展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

“在过去,关于Evernote的种种声音总是要比实际情况更加乐观。”博塔说,“而如今刚好与过去相反,Evernote目前的实际情况其实比外人所了解的更为乐观。”

对于整个行业长期以来的这种快起快落的认知,斯莫尔也完全不敢认同。“如果有人跌倒了,那可能硅谷会非常开心,”他说,“因为这样就有新闻了。”

不过,斯莫尔也提到,目前Evernote应用日均下载量基本保持在50000次的水平。当然,不可否认的是,Evernote仍然存在各种来自用户的投诉与抱怨。

目前,虽然Evernote员工总数只有曾经巅峰状态时的50%左右,但它却可以从一批长期喜爱并支持Evernote产品的资深用户中招募合适的员工。

“虽然我们现在不算是备受关注的公司,但对这些资深用户而言,我们却是非常特别的存在。”斯莫尔补充说。值得一提的是,斯莫尔甚至还重新聘用了几名Evernote的前雇员。

在经历千锤百炼过后,如今的Evernote,准备再一次强势回归,重振旗鼓。斯莫尔称,科技行业的许多内部人士都希望Evernote最终能大获成功,“他们都希望这头大象能够再次驾驭自己的发展方向。”

译者:井岛俊一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